尊龙用现金一下
您当前的位置: > 尊龙用现金一下 >

深度奥山资金到底有多紧张?50万元商票逾期撕开一道裂口

编辑: 时间:2021-08-11 浏览:181

  日前,有消息称,奥山控股关联公司的一笔商票逾期并拒付。同时,疑因与相关企业之间存在纠纷,承兑人称该商票要打七折才能兑付。

  根据相关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信息显示,该商票到期日为2021年7月29日。分析师认为,奥山控股目前仍未兑付,这笔商票已构成逾期违约。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上述商票几经转手,目前持票人为苏州一家小型企业。该小型企业负责人8月9日明确表示,“公司不会同意打折兑付的方案。”

  实际上,去年至今,市场屡次传出奥山控股资金紧张的消息。而此次关联企业商票逾期未兑付,再次引发市场对奥山控股资金链状况的关注。

  奥山控股相关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受大环境影响,奥山控股的确面临一些困难,但外界所说公司资金链非常紧张的情况并不属实。“公司项目仍在正常推进,也没有发生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据电子商业汇票系统显示的信息,上述商票的承兑人为武汉奥山新印象置业有限公司,收票人为江阴鑫长达经贸发展有限公司。该商票的出票日期为2020年7月29日,到期日为2021年7月29日,票据金额为50万元。

  据天眼查信息,武汉辰航佑泰置业有限公司为武汉奥山冠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前者持有武汉奥山新印象置业76.25%股份,邬剑锋持有武汉奥山冠佑99%股权,即邬剑锋为武汉奥山新印象置业的实控人。

  公开资料显示,奥山集团创立于1997年,创始人为邬氏兄弟邬剑刚与邬剑强。目前邬剑刚为奥山集团董事长,邬剑强为奥山控股联席总裁。

  “邬剑锋与奥山两位高管名字有相似之处,但并非外界所想象的那样,是亲兄弟。不过从公司的角度来梳理,商票事件中的这家公司,的确是与奥山控股相关联的企业。”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该笔商票是否拒付,奥山控股方面对记者表示,“持票人并未事先与我们取得联系,不存在拒付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目前持有该商业票据的,是苏州一家智能科技机电类企业,这家企业财务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该商票是其所在公司于今年7月20日前后从其它公司手中获得的,作为对其所在公司应付款项的偿付。

  “商业电子承兑汇票在企业间可以流转,信誉度较高的承兑企业,其商票可视作现金,其它公司之前用商票做过类似偿还,兑现都很顺利。初步了解下来,这个票到我们这边之前,已经转了大概三手。拿到商票的时候也做了些调查,我们看到是房地产百强企业,资质也不错,觉得应该没问题,所以接受了这个商票。”上述财务负责人补充道。

  “商票到期前,我们多次联系了企业,但没能联系到。商票到期后,由于市场传出了这个消息,奥山方面联系到了我们,表示愿意兑付。但对方说由于商票兑付中与相关企业存在纠纷,可能是另一方欠奥山的钱,兑付需要打七折。我们不同意打折这个方案,因为商票并无问题,不能将这其中的责任转嫁到我们身上。”该负责人说。

  对于“打七折”兑付,奥山控股相关人士向记者回应,“这个信息正在进一步了解中,目前还没有得到最新反馈,但因此引起市场的关注,公司高层也很重视,我们会妥善处理这个事。”

  值得关注的是,相关商票在出票人承诺一栏做了明确标注:本汇票请予以兑付,到期无条件付款。

  上海一家房产机构分析师认为,不论持票人是否提前联系承兑人,承兑人未能按约定如期兑付,可以说已经构成了违约。

  “到期就应当兑付,与是否提前联系承兑人并无关系。如果商票需要提前联系才有可能兑付,从侧面反映出企业的运营状态,可能是承兑人资金出了些问题,资金周转情况值得关注。提前联系的潜在涵义,就是看资金能否安排得过来。”上述房产机构分析师指出。

  奥山控股在给记者的回复函中称,“本着对持票人负责的态度,公司已主动与持票人沟通,目前已与持票人达成一致,将尽快安排兑付。”

  “这笔商票金额对奥山这样规模的企业来说并不大,但对我们这样的小企业却是笔不小的数目。我们的商票既没有达到上亿元也不是千万元级别,只是50万元,还要打七折,那他们资金情况究竟会是怎样的呢?”前述持票企业财务负责人质疑道。

  发生此次商票逾期事件之前,奥山控股曾两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均未获成功。2018年11月22日,奥山控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2019年5月22日招股书失效后,其于次日再次递交了招股书,但第二次申请失效后再未递交。

  对于近期是否还会申请上市,接近奥山控股的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还不清楚,“近两年市场不好做,公司也在进行内部调整,练好内功后再考虑后面的事。”

  据悉,奥山控股主营业务包括住宅及商业物业开发、冰雪运动和娱乐项目的物业开发几个板块。据奥山控股在2019年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其收入分别为13.12亿元、15.52亿元、18.9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6亿元、1.94亿元、2.39亿元。

  而奥山控股负债率持续处于高位。招股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奥山控股净资本负债比率分别为316.5%、568.9%和283.1%,流动比率分别为1.0、1.6、1.3,短期偿债能力较弱。

  截至2019年3月30日,奥山控股银行及其他借款约为70.78亿元,其中一年以内负债约33.96亿元,但公司手持现金资源(包括受限制现金)约9.99亿元,不能覆盖债务。

  记者了解到,被曝出商票逾期事件之前,奥山控股还出现拖欠合作方款项的情况。

  一家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虽然金额不高,但是奥山控股拖欠了其合作款。另一家与奥山控股有过合作的企业也表示,奥山控股已拖欠该公司款项,正在和对方洽谈通过抵房的方式来偿还。

  事实上,去年就有媒体报道奥山控股在武汉、成都、重庆等地项目停工、进度缓慢、延迟交付的消息,为此还有购房者反映到当地主管部门。

  对此,奥山控股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此前一些项目停工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们的大本营在武汉,受疫情影响此前的确出现了停工,由于供应商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复工的确比较晚。项目交付也因此而推迟,成渝也出现类似的情况。经过我们努力,项目已经复工,一些项目会尽早完成交付。”

  前述上海房产机构分析师认为,“冰雪类项目资金周转速度原本就比较慢,前期投入又比较大,疫情的影响进一步降低了这一板块的周转速度。内外因素结合,这家公司现在日子不是很好过。”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